北晚专访嘻哈包袱铺:德云社第一我就做第二

来源:中国购票通编辑:2011/9/29 15:45:00

中国购票通官方微信
“嘻哈包袱铺”创始人高晓攀
“嘻哈包袱铺”创始人高晓攀


  东直门南小街上的一家“庆丰包子铺”旁边,就是京城颇有名气的民间相声团队“嘻哈包袱铺”的公司所在地。曾几何时,还有人会把这“卖包子的”和“说相声的”招牌弄混。如今,作为“80后相声”的代表人物,“嘻哈包袱铺”的创始人高晓攀(微博)已经把自己的团队发展成了一个每年演出多达千场,票房收入破千万的演艺公司,别人对他的称呼也从“掌柜”变成了“高总”。

  今年10月3日、4日,“嘻哈包袱铺”将在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举办两场国庆专场相声演出。其中一场是高晓攀的创作专场,他将一口气拿出10个他个人全新创作的新相声;另一场则是由“嘻哈包袱铺”全主力阵容上演的PK专场。为了这两场大演出,“嘻哈包袱铺”全员出动,使得四个平时热闹的嘻哈小剧场不得不停演两天。而以往并不热衷与媒体打交道的高晓攀这次也爽快地面对记者,就相声创作、艺术与市场、挣钱与发展等话题聊了个尽兴。

  为什么说相声其实很难

  记者:这么多年你一共创作了多少个作品?这些作品都是什么内容?

  高晓攀:我一共创作过30多个作品。说的都是各种老百姓身边的社会现象。其中有说住房的,讽刺公关的,找工作的,还有资本运作的……现在动不动就有人找我聊资本运作。

  记者:相声创作是不是很难?

  高晓攀:相声,最重要的是架构、技巧、人物,最后才是“包袱”。但现在整个相声市场、相声演员,是把“包袱”放在第一位,往往忽视了架构、技巧、人物。你看何云伟、金子,他们为什么很优秀?因为他们很重视“活儿”的架构、技巧、人物,“包袱”对他们来说信手拈来,一嘴一个“包袱”。成不成,其实就在这儿了。

  记者:这次嘻哈包袱铺连搞两场专场,有什么目标吗?

  高晓攀:我特想通过嘻哈包袱铺、还有我高晓攀本人的努力,来证明什么是好的相声。因为我觉得现在相声市场比较乱。所以我也很少参加相声圈的事儿。

  为什么说如今市场有点乱

  记者:为什么说相声市场乱呢?

  高晓攀:现在的相声已然不是当年的相声了,会听相声的已经不听了,伤心了;懂相声的人也基本上都不爱听了,听腻了;现在的相声更商业了,没有什么艺术可谈了,这是现在相声的生存现状。大家太注重外在的宣传、包装、推广,但相声的本质越来越欠缺。我很喜欢维珍集团的创始人理查德,他曾经说过一句话:“拨开商业表演,直逼企业核心。”嘻哈包袱铺的现状就是这样,我们和节目较劲,和剧场服务较劲,观众为什么来听相声?是因为你相声说的不错。我现在老说,“退一步原来是向前”,嘻哈包袱铺做到了。我们不去争什么,反而得到很多东西。嘻哈包袱铺现在四个剧场每场都能有八成的上座率,很多人不相信,有人还偷着去我们的票房问。

  记者:有人觉得相声比较乱和“三俗”有关。

  高晓攀:关于“三俗”,我的观点属于中间派。“三俗”现在是很多小剧场相声生存的法宝。但是到底“三俗”不“三俗”,是演员自身的问题。有的人愿意说,有的人不愿意说。像有些很俗的东西,我真的说不出来,那样得到的笑声也很廉价。但为什么有的人愿意说“俗”的东西,是因为演员想上位,想出名,想让大家喜欢认可。现在确实缺乏让相声演员成名的平台,我们应该提供更多的平台。

  记者:那你认为相声的黄金时代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高晓攀:我认为相声曾经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我心目中相声的黄金时代就是郭德纲(微博)最火的那个时候。我个人真的很喜欢郭德纲的相声,也很崇拜郭德纲。

  为什么当初离开德云社

  记者:你不是曾经在德云社待过吗?那当初为什么离开德云社呢?

  高晓攀:原因挺多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那时候也年轻,性格也叛逆,觉得自己有抱负有理想。

  记者:你离开德云社很早。

  高晓攀:是,2004年离开的。我老跟郭先生开玩笑说:“我一走你们就火了!”

  记者:德云社是2005年开始火起来的,你有想过回去吗?

  高晓攀:2006年我回去了一个月,又走了。那个时候他们缺演员,就把我给找去了。但后来不给我分派演出了,因为觉?我太搅和了,不服管。

  记者:徐德亮(微博)、何云伟、李菁(微博)、曹云金(微博)离开德云社的时候,都曾引起过轩然大波。但你高晓攀离开德云社的时候,好像没什么动静。

  高晓攀:我没名,也没能力,我在德云社的时候,真的是最没实力的演员,像何云伟、金子他们能力都很强,他们是天生说相声的,他们的相声天赋比高晓攀强很多倍。

  为什么不爱上电视录节目

  记者: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谦虚了?以前觉得你挺心高气傲的。

  高晓攀:肯定会有年轻气盛,分事儿。像很多电视台让我录节目,或者各种相声节,我就是不愿意去。我的答复是,“等什么时候相声圈不腌臜的时候我再去。”我也特别不喜欢什么评比。其实谁好谁坏老百姓心里跟明镜似的,观众很清楚,不是什么评委专家评出来的。还有很多节目找我做什么“80后领袖人物”的节目,我都不做,因为比我优秀的人很多。而且我也不太想让大家觉得我太尖儿了。因为如果太尖了,肩负的责任会很多,作为一个代表人物,大家会注意你的言论,那样对我来说特别不轻松,而且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没有性格和原则。在微博上我也不愿意加V 。我老喜欢自己调侃自己,比如我在微博上发“微相声”,用文字表达和用语言表达有不一样的好玩。每天都在写,脑子越动就越有感觉。

  为什么很少请媒体报道

  记者:嘻哈包袱铺从2008年创立,到今天发展变化非常大,你给具体介绍一下。

  高晓攀:2008年,嘻哈包袱铺一下就火了。到去年我们是25万会员,今年又涨到了30多万会员。2008年的时候,大概成员二三十人,现在将近一百人。最开始我们只在鼓楼广茗阁茶楼一个地方说,每周五演一场;现在同时有四个剧场,广茗阁茶楼我们给买断了,安贞嘻哈剧场是我们自己投资的,嘻哈东四环剧场是与别人合作,崇文相声俱乐部的演出是政府的安排。嘻哈包袱铺现在每天都有演出,一周有19场日常演出,一年达到1008场演出。而且每个月之内的节目是不能重样的,否则观众不买账。

  记者:嘻哈包袱铺现在是京城日常演出场次最多的民间相声团队了,你们的票房收入如何?

  高晓攀: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不到九个月的时间,有1200多万票房收入。但实际上我们没挣到什么钱,因为我们花钱也很多。我们演员的工资待遇很高,保险和福利也都很高,还有很好的奖励机制;剧场建设也需要投入很多钱,因为我们必须要把小剧场建设好,才能有更好的收益和发展。我们最近还给演员做了非常时尚的衣服、背包,用于平时参加一些活动。我们嘻哈包袱铺每次参加各种活动,比如新闻发布会,我都要求所有人一定要穿正装。有人觉得我们另类、有病,但我说,大家要珍惜每一次曝光,这也是对嘻哈包袱铺最好的营销。我们平时很少请媒体报道,因为我觉得还是相声的水平和口碑,是最重要、最有效的。嘻哈包袱铺到今天,负面新闻几乎没有,我特别希望嘻哈包袱铺良性地往前发展,这对以后融资、找风投、被上下认可都是必须的。

  为什么敢拉开员工收入

  记者:你们演员现在有多少人?什么样的收入情况?

  高晓攀:演员现在有八十多人,还在招收,实在缺人。目前现有演员的条件都很不错,积极性很高,以“80后”、“90后”为主。演员收入差距很大,像嘻哈包袱铺最好的演员,在演出淡季的时候,每月都能拿到万元左右,年底的演出市场旺季就不用说了,商演很多,收入也就更多了。但挣得最少的演员,每月只能拿到165元。我们这里收入两极分化非常严重。他特别羡慕挣万元的人了,那怎么办?只有用功。

  记者:以前嘻哈包袱铺给人的感觉是个民间相声团队,但是现在越来越让人觉得嘻哈包袱铺在往企业化方面发展。以前大家都称呼你为“掌柜”,现在管你叫什么呢?

  高晓攀:叫“高总”的最多。其实过去传统的相声行业,也有经纪。随着现在的市场状态,应该需要公司合理化的运营运作,我们应该很理性地看待相声市场。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为相声界不服气。因为有的时候去录一档节目,最大牌的是导演,其次是明星,影星歌星主持人,然后是那些选秀歌手,最低等才是那些从事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人,比如京剧演员、说相声的啊……我经历这样的事特别多。人分三六九等。有一次我去录一个节目,一个很有名的老京剧演员,就一个人坐在那儿,旁边也没有人招呼;而那些连我都不知道名字的选秀选手,旁边却围了一大堆人,真的很不公平!我希望我高晓攀能为振兴相声做一点事。对此我不想多说什么,还是想通过自己的认知和努力,来证明这一点。

  为什么还没有换辆豪车

  记者:你现在的身份既是演员,又是创作者,还是公司的管理者,还有什么身份吗?

  高晓攀:刚刚拍完一部电影《虫样年华》,这是我首次“触电”,担任男一号。嘻哈包袱铺目前还准备投资拍摄两部情景电视连续剧,目前正在筹备计划当中。

  记者:这么忙,那你现在个人的生活状态什么样?

  高晓攀:每天睡觉只有三四个小时。他们安慰我说,成功人士都是这样。我说我这是未老先衰。我不管晚上多晚睡,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尤其最近一段时间创作量大,休息少,你看我眼睛里全是血丝。

  记者:和三年前相比,你个人的生活变化大吗?

  高晓攀:没什么变化,我感觉比以前更低调了。我一直开的我原来的那辆逍客车,无数人都劝我换一辆好点的,我说不换。不太喜欢高调。其实现在有很多事是我能往上冲的,但我很享受我现在这种不红的低调状态,走马路上也没什么人认识我,没事的时候,过一种很悠闲的生活。有的时候名利上得到的越多,精神世界上失去的可能也越多。

  为什么一直没开个人专场

  记者:那你对嘻哈包袱铺的发展有什么设想吗?

  高晓攀:想法很多,对嘻哈包袱铺我一直就说,“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演员就要说好相声;公司的经营,要知道它的本质是什么。在这些基础上,我们还应该看远一点,培养演员、大量的人才储备,在可能的情况下,去占领一些自己的位置,拥有更多的剧场,这样也能吸引更多的融资。嘻哈包袱铺最重要的还是人才的培养、演员的培养,我们要像日本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吉本兴业一样,以正确良性的模式非常健康地向前发展。未来我们希望能招到一百多对相声演员。希望把上海和天津几个剧场经营得更好一点。

  记者:嘻哈包袱铺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高晓攀:做生意,要不然做第一,或者做第二;因为排名第一能分到市场份额的50%,第二分到40%,剩下的虾兵散将去争的10%,利润点非常非常低,不如不做。在相声方面,德云社肯定是第一,它的商演价格、郭德纲的出场费绝对是最高的,市场份额上也是毋庸置疑的,占了50%。嘻哈包袱铺应该说是分到了40%,我们是物美价廉的。像金子、何云伟,单打独斗都是一把好手,我高晓攀绝对比不过,但如果是一台相声大会,未必干得过我们嘻哈包袱铺。我高晓攀很少开专场,很多演出商出高价让我到北展、体育场馆这样的大场地办专场,我都说我不去,因为我高晓攀没那么大能力,我hold不住那么大全场。 另外一个是心态的问题,我觉得我高晓攀没到那种级别,没到那样的状态,差太多了,我不太愿意干这样的事。那是非常内耗的事。

?????? 上搜狐微博 与明星对话

(责任编辑:朱童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