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雷拉斯展示真正大师范儿 乐迷掌声冲碎了歌声

来源:中国购票通编辑:2012/4/9 8:44:00

中国购票通官方微信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卡雷拉斯


  未以高音声势摄人,却以内敛温柔动人

  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蒂已经离开人世,多明戈也渐渐淡出舞台,因而,卡雷拉斯的首次到来,更让广州乐迷热血沸腾。前晚,卡雷拉斯在广州大剧院的独唱音乐会座无虚席、气氛热烈。两个小时中,这位65岁的大师以15首名曲让观众大饱耳福,“天鹅绒般的声音”当之无愧。特别是返场阶段,中文演绎的《在那遥远的地方》让全场大为惊喜,而演绎堪称男高音试金石的《重归苏莲托》,卡雷拉斯的中气十足更证明了自己宝刀未老,让人无法置信25年前他曾因血癌而一度挣扎在死亡边缘。

  现场

  宝刀未老,犹如“人体音箱”

  前晚8时,卡雷拉斯在全场期盼的目光中步上舞台。满头的白发、瘦削的脸颊、蹒跚的脚步,让人不禁猜想:大师老矣,尚能唱否?然而,从第一首《鲁??卡迪罗》开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年事已高且身体状况一般,但是,大师的声音依然非常好,既有力度,铿锵感十足,又非常柔美均衡。歌剧选段、意大利及西班牙的艺术歌曲,虽然没有特别炫技的咏叹调,但卡雷拉斯的演唱技巧仍让人叹服。他穿着西装,可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十分投入,即便短小的作品、即便语言不通,仍让人能感受到戏剧人物的情绪。他时而和乐队一进一出、有如对话,时而将人声幻化成交响乐队中最独特的一把乐器,最重要的是,他一开口,声音就在那个位置,不炫技、不矫情、不造作。

  尽管大编制的交响乐队占满了整个舞台,尽管没有明显麦克风,但卡雷拉斯就是能够轻松地将中低音传送到广州大剧院的每一个角落,而偶尔爆发的高音犹如点睛之笔,让人情绪激昂,却丝毫不会像听某些国内歌手飙高音那样为之捏一把汗。特别是每一首歌曲的收尾,都那样干净利落,却在卡雷拉斯步入后台时,仍觉得余音在耳边震荡。

  加唱3首观众“听疯了”

  一整晚,卡雷拉斯的每次出场、每首歌唱毕都收获无数掌声与喝彩声。《我爱你》中大线条的长音演绎,《罗索,为了你的爱》的极强音到极弱音,《我那遥远的故乡》中与小提琴独奏的交相辉映,《最后一首歌》高潮处的惊人爆发力,《为什么》中极具感染力的哭腔……音乐会渐入尾声时,当“负心人”3个字出现在字幕上时,全场一片欢呼,而一曲歌毕,剧场里每一个角落的人们都为之动容,继而长时间地鼓掌,有两位外国女观众更激动地起身拍手。

  返场阶段,当《在那遥远的地方》旋律奏响,全场沸腾了,“老卡”终于要兑现他的诺言为大家演绎这首曾收入其唱片的中文歌曲。只见他一转身拿出歌词,而第一句“在那遥远的地方”一唱响,又是一片掌声和欢呼声……音乐会的气氛越来越热,紧接着的《重归苏莲托》又是一首所有人都无比期待的作品。中场休息时,有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他最想听卡雷拉斯唱的,就是这首作品,这是全世界男高音的“试金石”,在卡雷拉斯这个年纪原本不应该再唱了。而事实证明,“老卡”真的宝刀未老,他瘦弱的身体在演绎这首作品时竟给人以“人体音箱”的幻觉。人们再一次把手掌拍红了――以整齐划一的方式。所有人都以为音乐会要到此结束,但又实在欲罢不能,没想到,卡雷拉斯再次回到舞台,再一次唱响他每场必唱的《格拉纳达》……

  乐迷遗憾

  观众的掌声冲碎了歌声

  音乐会落幕,但观众的兴奋劲却没过去,直至深夜,仍有不少人通过微博表达自己的激动。

  “很棒,名不虚传。虽然年事已高,仍劲道十足,特别是他的共鸣腔,千锤百炼,似是不着力,却是内功深厚,非等闲之辈可为。此外,他不邀请嘉宾同台,不说一言,以歌会友,以情动人,足见他的自信。”

  “大师年事已高,但依然气息均匀、声线清晰。相比国内一些所谓男高音,只会一味飙高音,大师没给我们带来高音,却深情演绎意大利歌剧,不会肆意放纵声音,少了些许慑人声势,多了一份内敛的温柔。”

  “风度翩翩,深情款款,歌声甘甜醇厚让人如饮醇酿……可惜好不容易唱了一首中文歌,却被观众过于热情的掌声冲得七零八落。”

  花絮

  羊城声乐界集体“朝圣”

  音乐会现场,记者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著名歌手宋雪莱告诉记者,广州搞声乐的――无论是星海音乐学院的,还是几大歌舞团的,大部分都来了,甚至武汉音乐学院还跑来了一拨人,大家都抱着一种“朝圣”的心态。宋雪莱透露,当晚卡雷拉斯唱第一首歌曲时,他身边不少“学音乐的小孩”就哭了。“是挺感动的,卡雷拉斯对于他们就像MJ对于我们这些搞流行的,换我也得哭!”

  大师喜清淡

  粤菜合口味

  卡雷拉斯广州独唱音乐会的曲目和节目单上的有些出入,据悉,大师在第一天考察了广州大剧院的环境以后,就严格地对曲目进行了部分修改。记者了解到,虽然提前了几天到广州,但卡雷拉斯并没有安排观光等“节目”,而是静心等待音乐会的到来。大师对于食宿等也没有特殊要求,接待人员表示:“卡雷拉斯不吃辛辣食物,对饮食的要求是清淡,觉得粤菜很合口味。”

  专业声音

  他的中低音区很迷人

  前晚演出中场和结束后,不少专业人士都对老卡的艺术修养大为赞叹,本报记者也采访了星海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任杨岩、男高音歌唱家贾双辉、著名歌手宋雪莱以及深圳交响乐团首席张乐。

  广州日报:看完卡雷拉斯的独唱音乐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杨岩:感受很深,这场音乐会和之前“世界三大男高音”的一些露天演出有所不同,让我们更真实、更清楚地认识了这位大师。最大的启发就是:不是你唱得多高、多响,曲目多难,而是你能唱什么,能把什么唱好,卡雷拉斯妙就妙在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作品去展现自己的真实功力和艺术修养。

  贾双辉:65岁能保持这个状态实在了不起,他的唱法、音色,特别是音乐感觉,确实是大师级。一整晚,他对十几首作品的把握、处理没得说,而且介入人物角色特别快。他对声音和气息的处理收放自如,尤其中低音区太迷人了!

  宋雪莱:卡雷拉斯是以抒情见长的,这方面他一点没丢,甚至更厉害了,怎么舒服怎么唱。特别是《负心人》,这是美声专业必唱曲目,他演绎得真不错。听说最高票价2888元,但也值了,广州需要多来几个这样的“样板”!今晚的气氛真的太好了,观众很专业,该鼓掌时鼓掌,该呐喊时呐喊,这样的素质谁来演出都没话说。

  他选择了音不高也不大的作品

  广州日报:能否点评一下卡雷拉斯现阶段的技术特点?

  杨岩:卡雷拉斯最大的优点是感染力,热情、奔放、流畅;其次,他的真假声,尤其是弱声,一般人做不到。气息控制也是他的强项,一些乐句的连接十分独到;同时,他的声音很松弛,力量和情绪都分布到位,在他这个年纪,能整场控制得这么好,不是每个歌唱家能做到的。虽然单从技术上讲,这些歌曲都不大,他最高也只唱到了G,但对音乐、情感、气息的整体把握,让他的感染力依旧。

  贾双辉:这个年龄极端,卡雷拉斯选择的作品偏小,普遍音高不那么高,但他唱出了自己的积累和内涵。其实,最打动人的是音乐,不是你唱得有多高,卡雷拉斯的声音让人舒服、愉悦,这是搞声乐的人应该带给观众的。其实,飙得很高又怎样,音乐上没做到的话就没有意义,这就是欣赏和看热闹的区别。

  广州日报:整晚最打动您、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首作品?

  杨岩:《在那遥远的地方》,虽然他的咬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把歌曲本身的质朴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他用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内涵的把握和情感的表达弥补了语言上的不足。

  贾双辉:当然是《重归苏莲托》,这是中国观众都熟悉的作品,他在这样的岁数仍能演绎得如此到位,真的很棒!

  宋雪莱:《重归苏莲托》,高音也许不那么完美,但感情充沛,值得一听!

  排练的时候他并不怎么发声

  广州日报:听说您和卡雷拉斯已是数次合作,能说说对这位大师及其幕后团队的印象吗?

  张乐:他是“三高”中最抒情的,和帕瓦罗蒂一出来就阳光照耀的感觉不同,卡雷拉斯的情感十分细腻。他的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但他以自己的意志力把音乐以最好的面貌呈现给了观众。

  广州日报:深交和很多歌唱家合作过,您觉得卡雷拉斯有什么独到之处?

  张乐:他以最少的能量发出最大的感染力,“四两拨千斤”是他练就的最上乘“武功”。事实上,西方的高手们都花很多时间仔细研究乐谱,用最重要的几个音震撼你,而其他的中音、弱音则处理得十分细腻;很注重音乐结构,哪个音最强,必须穿透你,哪些音要柔美,他们都会事先安排好。卡雷拉斯的歌声很有感染力,但在演唱的时候,他自己的脑子非常冷静。他将每首作品的个性、抒情程度、欢快程度都理性定位。其实,我们和卡雷拉斯只排了两次,甚至他排练时也不怎么发声,以至于你根本无法预计最后演出时那如潮水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