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野登台献艺 绝活《叫卖组曲》索绕怀柔上空

来源:中国购票通编辑:2012/5/30 10:15:00

中国购票通官方微信
??

  “艺术必须接地气,北京人艺的戏从生活中来,走到人民中去。下基层体验生活作为北京人艺的创作传统,代代相传。今晚,我们就在这里,用我们的才艺回馈这些给予了我们艺术灵感,成就了我们艺术创作的最珍贵的老百姓。”前晚,怀柔区杨宋镇灯火格外明亮,北京人艺艺术创作中心揭牌仪式暨下基层晚会在此举行。正如人艺副院长濮存昕激情澎湃的开场词,时长两个小时的晚会不仅让杨宋的乡亲们目睹蓝天野、李滨、濮存昕、杨立新、梁冠华、宋丹丹、何冰、冯远征、梁丹妮、吴刚、岳秀清、于震等人艺不同时期台柱子鲜为人知的幕后才艺,也通过小品、访谈的形式带领观众走进历经60年风雨华彩的人艺后台以及几代艺术家的生活情感。

  和常见的综艺晚会不同,在建院60周年之际,在这场回馈老百姓的晚会上,人艺人拿出了自己的保留节目和幕后故事。“麻花儿烧饼呃,麻花儿烧饼……喂!买大小,哎小金鱼儿来……茄子咧黄瓜唉,架扁豆,还有点儿辣青椒哇”,和人艺同岁、浓缩了人艺京味儿特色和彰显“深厚生活积累”艺术风格的《叫卖组曲》拉开帷幕。83岁的李滨手执指挥棒,蓝荫海、许福印、张福元、高倩、杨佳音、闫锐、郑晨、刘洋等老中青四代人艺人,再现卖菜的、卖报的、卖冰棍儿的、磨剪子磨刀的这些不同行业小商贩的叫卖声,展现纷纭驳杂的老北京市井生活风貌。

  脱去了素日银幕舞台上的光环,从人艺走出来的明星展现了久未回家的孩子般对母亲的眷恋。1999年复排版《茶馆》里的王掌柜梁冠华被主持人要求“说点什么”的时候,字简如金:“没有北京人艺,就没有我梁冠华今天的一切。”1998年在红透全国的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播出前,梁冠华已经在人艺的话剧舞台上耕耘了27年,跑过龙套,撑过竹竿,演过各色人物。21岁从中戏毕业后就一头扎进人艺的何冰说:“时间飞逝,人到中年,不再年轻的岁月能写在北京人艺60周年的华彩里,作为北京人艺的孩子我感到无上荣光。”

  ■唱了60年的《叫卖组曲》

  在建院60周年的可以称得上纪念晚会的大日子里,人艺人选择《叫卖组曲》开场,饱含深意。1951年人艺现实主义奠基之作《龙须沟》创排时,导演焦菊隐为表现浓郁的地域特色及生活气息,提出要在幕后营造各种小商贩的吆喝声等舞台效果。负责这项工作的英若诚带着演员们走街串巷追踪小商贩,模仿吆喝声,经过反复练习运用于剧中达到惟妙惟肖的舞台效果。

  1952年北京人艺去农机厂参观,工人们热烈欢迎演员们唱歌。唱歌不是话剧演员的长项,事先又无准备。“英大学问”英若诚急中生智,让在场的《龙须沟》剧组的于是之、牛星丽、李翔、蓝荫海、董行佶、蒋瑞等几位演员站成一排,由李滨指挥齐唱《龙须沟》幕后小商贩的吆喝声。这临时拼凑的小节目,得到了观众的热烈鼓掌和叫好。

  演出过后,剧组演员们从这次意外收获中,得到启发。大家反复琢磨,将原有那些零散单调的吆喝声,认真梳理,分别归放在老北京从早到晚一天的情境中:早晨出现卖菜的、卖早点的、卖报的……中午有卖雪花酪的、卖冰棍儿的、卖小金鱼的、磨剪子磨刀的……晚上则是卖臭豆腐的、卖卤煮炸丸子的、卖落花生葵花籽的、卖硬面饽饽的。透过这些不同行业的小商贩,在不同时序中的叫卖声,形成“组曲”来展现纷纭驳杂的老北京市井生活风貌。

  为了加强“组曲”的音乐性,将吆喝声分成男女不同声部,有独唱、有齐唱,有强音、弱音处理,并特邀剧院的效果专家冯钦配器,将老北京小商贩所使用过的响器“惊闺”、“唤头”、“冰盏”、“小云锣”、“小皮鼓”、“小梆子”等融入“组曲”演奏,使观众产生意外的审美享受。

  凝结了北京人艺集体智慧的《叫卖组曲》老中青几代演员都能演唱,成为人艺的保留节目。中央电视台1983年春节晚会,特在北京人艺设了分会场,于是之、英若诚、童超、童弟、朱旭、林连昆、李翔、黄宗洛、牛星丽、杨宝宗、孟瑾、田春奎等一批艺术家登台演唱,李滨持棒指挥,向全国播放,引起观众热烈反响与好评。这次强大阵容堪称“绝唱”的演出音像资料,后来被“人艺博物馆”永久收藏。

  ■《雷雨》的“第九个演员”

  在晚会的策划阶段,人艺效果组组长郑晨接到了一个“展示道具效果”的任务。“思来想去,只是给观众看看道具,讲讲操作没什么意思,不如排个有剧情的小品”。郑晨找到了剧院的青年演员王宁、胡萌等,演出了剧社学生到人艺效果组实习正赶上《雷雨》排练的故事。“我们展示了那些大铁板扇动模拟闷雷,霹雷器发出巨响,一共用了4个人,这才是《雷雨》音效团队的极小部分。”

  在人艺,部部戏离不开效果,包括声音效果、视觉效果甚至特技效果,而《雷雨》中动用了共17人的幕后效果小组着实成为人艺教科书上记下的一笔。“这17个人就是一个整体,在院里被誉为《雷雨》的第九个演员。”

  郑晨说他忘不了林兆华复排《雷雨》上演时的情景。大幕还没有拉开,掌声已经如雷,不是为演员不是为剧本,就是为了效果组同志的集体努力。“观众进来的时候外面还是艳阳高照,一坐定,就能听到环绕立体声一般的雷声,感觉积雨云就在头顶。第二遍钟声刚打过,隐隐听到错落有致的雷声、雨声交织而来。”为了这个演员出场前的情境效果,效果组在幕后、包厢等位置分别布置了20多块大铁板,用上了串有玻璃珠的十几把蒲扇。“霹雷器一声响后,拖着铁板的同事就在后台跑个来回,鼓风震动铁板的声音像极了闷雷,手持蒲扇的同事就快速扇动扇子,玻璃珠打在扇叶上像雨打芭蕉一样的清脆。”郑晨说,自己就像个有点特别的指挥,猫在后台举着两个手电筒,左右旋转或者开开关关地示意同事们默契配合。“大家一阵折腾,大汗珠子直往下流,可是听见观众那么热烈的叫好,脸上笑得比什么时候都开心。”

  1997年到人艺实习、1998年正式成为效果组一员的郑晨,先是学着老先生们的技艺,比如冯钦老师对《雷雨》和《茶馆》的效果设计。“人艺的传统就是能用真声绝不插电,比如老北京街头剃头的‘唤头’声,磨剪子磨刀的‘惊闺’响,都是用道具室珍藏的老物件发真声。”

  到了去年上演《窝头会馆》、今年演出《喜剧的忧伤》时,郑晨也接起了老师们的衣钵,成为效果设计师。“这个过程很有趣,就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郑晨说在《窝头会馆》设计效果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麻烦,“几户人家都得蒸窝头,可舞台上不能用明火啊,这窝头一揭锅盖的蒸汽从哪里来啊。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把超声波加湿器放在屉下,然后在盖上挖许多孔向四面八方插上吸管。宋丹丹扮演的角色一揭锅盖的时候,蒸汽就热腾腾冒出来,到这一幕观众掌声就响起来了。”

  ■“100场演出,每一场我就一句词”

  细心的观众会很快发现,晚会的女主持人之一正是热播剧《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