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售把歌留住--童安格黄金20年演唱会

  • 时  间:2007.06.01-2007.06.01
  • 场  馆: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交通线路] [场馆票区图]
  • 看点:童安格,一个活在很多人青春记忆中的清雅俊朗的男子,一个充满学生味、书卷气的优雅歌者。洋溢着台湾式的文艺气息,以及童安格音乐中惯有的淡淡的哀愁,似乎以旁观者的身份吟唱着芸芸众生的心声,用音乐彻底抚慰人们心底的伤痕。和年轻时代相比,现在的童安格声音有了一些改变,更多的运用了一些近于沙哑的、喃喃低语一般的音色,显得更加沧桑、更加亲切。    生于70年代的人恐怕都听过童安格的歌,至今萦绕耳际而挥之不去。喜欢童安格歌的人,绝大多数是与安格有着相似的性格,斯文、儒雅、不喜张扬……在那个年代童安格是代表了一种儒雅风范,一种不寻常的“王子”气度,那时候的童安格贯穿白衣,脸上的笑容跟声音一样迷人。“学生王子”如今已是不惑之年,一直比较低调的童安格,在我们心中永远如梦,如歌。童安格曾用一堆忧郁情歌把我们锁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个青葱岁月,曾几何时,“爱与哀愁对我来说像杯烈酒,点一根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这样沧桑的咏叹只要在夜幕中响起,我们便挪不动回家的脚步,倒在红巾翠袖的簇拥中,徒生感慨。 童安格才华横溢,创作的歌曲有七八百首,已经发表的也有三四百首。童安格作为蜚声华语歌坛的台湾词曲作家、歌手和唱片的制作人,曾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好歌,不管是由童安格亲自演唱的,还是其他名歌手演唱的,都赢得了很高的赞誉。童安格也曾是独领风骚的音乐人,因为他的歌曾经是那么深切地唱痛了每一颗因情伤而受困的心。正当我们沉浸在童安格美好的音乐空间里,感受爱情的虚幻,感叹人生的变幻时,童安格的身影却从音乐的国度里淡去了。我们只知道童安格自台湾迁居去了加拿大,我们只知道他偶尔玩票性质的接演几出戏,却不知道这些年来,童安格倒底过得好不好?   童安格,在他的歌声中我们进一步蹉跎,在飘落的“花瓣雨”中无力振作,在“耶里亚女郎”远逝的风情中困惑,在“把根留住”的同时被连根拔起,在“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的追问中一阵阵失落。后来,童安格用“青春手卷”料理自己苍茫高远的情感,在《祭魂酒》中,方文山号着老童安格的脉把他伤逝的情怀一一点破:“月色婵娟,笛声遥远,荒烟蔓草里,走来一少年。走过身边,经过家园,一张不会笑的脸。烽火人间,战鼓连天,远方飞燕,带来的是狼烟。”不经意间,一帮孩子长大成人,待招来,已不是旧沙鸥。 今年恰逢童安格从艺20周年纪念,距离上次的北京演唱会也已经有三年了。既然是从艺20周年纪念,少不了一番总结,演唱会上,童安格将集中展示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全体大合唱的场景必会再现。 注:童安格黄金20年演唱会票已出 欢迎订票
热销中
选择时间:
选择价格:
  • 演出信息
  • 精彩剧评
  • 购买说明
  • 付款方式
简评:童安格,一个活在很多人青春记忆中的清雅俊朗的男子,一个充满学生味、书卷气的优雅歌者。洋溢着台湾式的文艺气息,以及童安格音乐中惯有的淡淡的哀愁,似乎以旁观者的身份吟唱着芸芸众生的心声,用音乐彻底抚慰人们心底的伤痕。和年轻时代相比,现在的童安格声音有了一些改变,更多的运用了一些近于沙哑的、喃喃低语一般的音色,显得更加沧桑、更加亲切。    生于70年代的人恐怕都听过童安格的歌,至今萦绕耳际而挥之不去。喜欢童安格歌的人,绝大多数是与安格有着相似的性格,斯文、儒雅、不喜张扬……在那个年代童安格是代表了一种儒雅风范,一种不寻常的“王子”气度,那时候的童安格贯穿白衣,脸上的笑容跟声音一样迷人。“学生王子”如今已是不惑之年,一直比较低调的童安格,在我们心中永远如梦,如歌。童安格曾用一堆忧郁情歌把我们锁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个青葱岁月,曾几何时,“爱与哀愁对我来说像杯烈酒,点一根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这样沧桑的咏叹只要在夜幕中响起,我们便挪不动回家的脚步,倒在红巾翠袖的簇拥中,徒生感慨。 童安格才华横溢,创作的歌曲有七八百首,已经发表的也有三四百首。童安格作为蜚声华语歌坛的台湾词曲作家、歌手和唱片的制作人,曾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好歌,不管是由童安格亲自演唱的,还是其他名歌手演唱的,都赢得了很高的赞誉。童安格也曾是独领风骚的音乐人,因为他的歌曾经是那么深切地唱痛了每一颗因情伤而受困的心。正当我们沉浸在童安格美好的音乐空间里,感受爱情的虚幻,感叹人生的变幻时,童安格的身影却从音乐的国度里淡去了。我们只知道童安格自台湾迁居去了加拿大,我们只知道他偶尔玩票性质的接演几出戏,却不知道这些年来,童安格倒底过得好不好?   童安格,在他的歌声中我们进一步蹉跎,在飘落的“花瓣雨”中无力振作,在“耶里亚女郎”远逝的风情中困惑,在“把根留住”的同时被连根拔起,在“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的追问中一阵阵失落。后来,童安格用“青春手卷”料理自己苍茫高远的情感,在《祭魂酒》中,方文山号着老童安格的脉把他伤逝的情怀一一点破:“月色婵娟,笛声遥远,荒烟蔓草里,走来一少年。走过身边,经过家园,一张不会笑的脸。烽火人间,战鼓连天,远方飞燕,带来的是狼烟。”不经意间,一帮孩子长大成人,待招来,已不是旧沙鸥。 今年恰逢童安格从艺20周年纪念,距离上次的北京演唱会也已经有三年了。既然是从艺20周年纪念,少不了一番总结,演唱会上,童安格将集中展示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全体大合唱的场景必会再现。 注:童安格黄金20年演唱会票已出 欢迎订票
童安格,一个活在很多人青春记忆中的清雅俊朗的男子,一个充满学生味、书卷气的优雅歌者。洋溢着台湾式的文艺气息,以及童安格音乐中惯有的淡淡的哀愁,似乎以旁观者的身份吟唱着芸芸众生的心声,用音乐彻底抚慰人们心底的伤痕。和年轻时代相比,现在的童安格声音有了一些改变,更多的运用了一些近于沙哑的、喃喃低语一般的音色,显得更加沧桑、更加亲切。    生于70年代的人恐怕都听过童安格的歌,至今萦绕耳际而挥之不去。喜欢童安格歌的人,绝大多数是与安格有着相似的性格,斯文、儒雅、不喜张扬……在那个年代童安格是代表了一种儒雅风范,一种不寻常的“王子”气度,那时候的童安格贯穿白衣,脸上的笑容跟声音一样迷人。“学生王子”如今已是不惑之年,一直比较低调的童安格,在我们心中永远如梦,如歌。童安格曾用一堆忧郁情歌把我们锁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个青葱岁月,曾几何时,“爱与哀愁对我来说像杯烈酒,点一根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这样沧桑的咏叹只要在夜幕中响起,我们便挪不动回家的脚步,倒在红巾翠袖的簇拥中,徒生感慨。 童安格才华横溢,创作的歌曲有七八百首,已经发表的也有三四百首。童安格作为蜚声华语歌坛的台湾词曲作家、歌手和唱片的制作人,曾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好歌,不管是由童安格亲自演唱的,还是其他名歌手演唱的,都赢得了很高的赞誉。童安格也曾是独领风骚的音乐人,因为他的歌曾经是那么深切地唱痛了每一颗因情伤而受困的心。正当我们沉浸在童安格美好的音乐空间里,感受爱情的虚幻,感叹人生的变幻时,童安格的身影却从音乐的国度里淡去了。我们只知道童安格自台湾迁居去了加拿大,我们只知道他偶尔玩票性质的接演几出戏,却不知道这些年来,童安格倒底过得好不好?   童安格,在他的歌声中我们进一步蹉跎,在飘落的“花瓣雨”中无力振作,在“耶里亚女郎”远逝的风情中困惑,在“把根留住”的同时被连根拔起,在“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的追问中一阵阵失落。后来,童安格用“青春手卷”料理自己苍茫高远的情感,在《祭魂酒》中,方文山号着老童安格的脉把他伤逝的情怀一一点破:“月色婵娟,笛声遥远,荒烟蔓草里,走来一少年。走过身边,经过家园,一张不会笑的脸。烽火人间,战鼓连天,远方飞燕,带来的是狼烟。”不经意间,一帮孩子长大成人,待招来,已不是旧沙鸥。 今年恰逢童安格从艺20周年纪念,距离上次的北京演唱会也已经有三年了。既然是从艺20周年纪念,少不了一番总结,演唱会上,童安格将集中展示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全体大合唱的场景必会再现。 注:童安格黄金20年演唱会票已出 欢迎订票

中国购票通官方微信图片中国购票通订票电话

场馆专区

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微博